记录了王新元一家曾经在2018年5月到7月之间

2019/05/16 次浏览

  这是河北省涞源县乌龙沟乡派出所的报警登记表,记录了王新元一家曾经在2018年5月到7月之间,曾因王某骚扰而报警的四次记录,不仅如此,晓菲就读的学校,还专门制定了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。那么在这两个月的时间里,王某究竟做了什么,让一家人甚至是晓菲的学校都处于严阵以待的状态呢?

  接到电话后,家人立即把晓菲带回家里,第二天一早,也就是2018年5月17日,一家人再次来到乌龙沟派出所报警。

  一个更加严峻的问题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,当晚,住到了来源县城的一家宾馆。三番五次的闯入到晓菲家里和她就读学校,对晓菲来说,他们该如何应对呢?根据报警案件登记表记录的内容,王某再次闯入他家。面对这样一名入侵者,警方赶到时,家就是她的安全区域,当时“王某持刀到王新元家要求与其女儿见面,但王某却轻易地逾越了这条安全线,惊魂未定的一家人不敢再呆在家里,一家人从派出所回家后不久,

  晓菲:他前后去过我学校两次,第一次去的时候,就在学校里面乱晃荡,刚好碰到我,我当时也是自己一个人,面对他,一看到他我就感觉很害怕,我当时给我父母,给我朋友联系,让他们过来救我吧

  当一家人返回家里后,王某又来滋事。根据警方的报警记录,“王某到王新元家称自己若见不到王新元女儿,就在王新元家服毒自杀,王新元报警后,王某逃离。

  据王鹏说,虽然经过派出所的调解,依然没有对王某起到作用。五一假期结束,晓菲回校上课,王某又追到了她的学校。

  据王鹏说,在几次遭遇王某侵犯的时候,一家人都选择了报警,从没有和王某产生过肢体冲突。

  王某三番五次到晓菲家里滋事,对一家人造成了极大的影响,晓菲在家的时候不敢睡在自己的卧室,每晚都换到杂物间、储藏室等等不同的屋子。王鹏跟朋友借了两条狗,家里还安装了监控和报警装置防备王某的突然侵袭。晓菲的学校设计了一个专门针对王某的应急预案。

  王鹏:他一直要见我妹妹,我们家不同意,最后我们就把他送到了乌龙沟派出所。

  2018年四月30日,晓菲与赵印芝从北京回到了河北老家。而王某通过餐厅的同事打听到了晓菲一家的住处,于2018年5月1日,一路追到了晓菲的家里。

  双方发生口角纠纷”。因此,王某已经跑到了附近的山上。

  “还手还是不还手”这个问题在时隔不到两个月后,以一种非常紧迫的形式的摆在了一家人的面前。

  王鹏:他要是打了俺们,俺们伸手打了他,这怎么算啊?打咱们,咱们不还手呗 ?

标签:

欢迎扫描关注周婉柔博客新闻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!

欢迎扫描关注周婉柔博客新闻资讯网的微信公众平台!